劉裕:一代猛男,鏟除譙國桓氏,滅司馬家族,東晉滅亡掘墓人

2020-10-03 10:15:27 作者: 劉裕:一代猛

公元399年一天,暮色之下,一場血戰正在上演。看上去兩邊的力量非常懸殊,一邊只有十幾個人,另一邊則是黑壓壓一片,足有上千人。

很快這十幾人寡不敵眾,便被砍殺殆盡。唯一的幸存者則從高坡趕到河崖之下,敵人拼命追趕,想將這最后一人斬盡殺絕,情況非常危急。

劉裕,歷史上武力最強的皇帝

只見這人大吼一聲,手持長矛,向身邊圍攏過來的敵人急刺進去,很快,他前面倒下了幾個敵人,隨后更驚人的一幕出現了,此人一躍而上,重新跳上了河岸,在一群敵人之中,左右沖殺,又有一些被他的長矛刺死,其他的則面露懼色,不敢近前。

這位猛男便是后來南朝第一個皇帝宋武帝劉裕。他當時是東晉北府兵的參軍,相當于排長的級別。時值''孫恩之亂'',他帶著十幾人外出偵察,沒想到遇到了上千人的叛軍,于是便出現了一人單挑千人的場景。

劉裕,南朝劉宋開國皇帝,軍事家

一代戰神橫空出世,劉裕從此出現在歷史的名冊之中。

''孫恩之亂''的余波還未散去,權臣桓玄又準備對東晉朝廷發起沖擊,迅速啟動篡位流程。劉裕對桓玄篡位,心里一萬個不同意,但此時沒有實力與之撕破臉皮,只能暫時屈從,走一步看一步。

公元403年12月,一場''禪讓''大戲終于隆重上演。桓玄從白癡皇帝司馬德宗手中接過玉璽,改國號為''楚'',歷史上把這個短命政權稱為''桓楚''。

桓玄實在不是一個當皇帝的料,他特別像歷史上另外一個篡位名人--王莽。失望,是所有人對桓玄的反應,他似乎也能感到這樣的情緒,為此他加大籠絡力度,特別是對北府軍的頭領劉裕,希望劉裕能死心塌地效忠自己,但他的算盤實在打錯了方向。

劉裕看到桓玄稱帝后,民心漸失,公元404年二月二十七日,劉裕和劉牢之的外甥何無忌起兵討伐桓玄。

桓玄聽到戰況非常驚恐,急派桓謙前往建康城外的覆舟山阻擊。這一戰,劉裕將他的軍事智慧發揮到了極致。他首先讓士兵飽餐一頓,將余糧全部吃完,頗有破釜沉舟的意味,然后讓老弱病殘的在山上張滿旗幟作疑兵,搞得桓謙不知道來了多少敵人。

桓玄,東晉名將桓溫之子

而劉裕則親自率軍向桓謙突擊,在兩軍僵持之時,突然東北風大起,劉裕果斷采取火攻,火隨風勢不可遏制,桓謙軍隊瞬時崩潰。

要論憂患意識,桓玄排名絕對靠前,這位仁兄早已找好后路。桓謙出征前,他便派人準備好了船只,一接到桓謙敗訊,帶著6歲兒子桓升和侄子桓浚,登船出逃。

雙方最后決戰在崢嶸州,桓玄帶著二萬多兵馬,對面劉裕兵馬只有幾千人。老掉牙的劇情又一次上演,沒開戰前,桓玄又下令在自己指揮艦旁邊停靠兩艘小船,主要功能還是逃跑。手下壯士看到主子這副德行,再加上劉裕軍隊一如往常勇猛無比,桓玄軍隊潰敗。

桓玄坐船向西逃竄的路上,被益州刺史毛璩的侄孫毛祐之所殺。桓玄死后,他的侄孫桓振據守江陵,繼續與晉軍抗衡了一段時間,但最后身中數箭后被亂刀砍死。

譙國桓氏,這個曾在東晉影響力極大的名門望族,就此煙消云散。

公元419年初,白癡皇帝司馬德宗突然駕崩,死得非常蹊蹺。其實對于一個白癡皇帝,劉裕本沒有必要這樣痛下殺手,他這樣做和一則''讖語''有關。

據傳簡文帝司馬昱見過一條讖語,說的是:"晉祚盡昌明,昌明之后有兩帝。''昌明是孝武帝司馬曜的字,意思是說東晉到司馬曜就名存實亡了,后面還能有兩個皇帝。

天意不可違,劉裕很信這一套,他轉念一想,如果按照讖語,司馬德宗以后還要有一個皇帝,才能輪得上自己。司馬德宗雖儍,但身體很好,一時半會兒看不出駕崩的可能性,而自己年歲漸大,不一定能等到黃袍加身那天。

司馬德宗,晉武帝司馬曜長子,東晉第十位皇帝

于是劉裕密令中書侍郎王韶之找機會將司馬德宗干掉,很快王韶之找到一個良機,將司馬德宗活活勒死。

劉裕扶立的下一位皇帝注定是東晉的末代皇帝,他選擇了司馬德宗的弟弟司馬德文。司馬德文是個明白人,知道自己只是一個擺設,早就做好了隨時下臺的準備。所以當草擬好的讓位詔書遞給他,讓他謄抄時,他二話沒說欣然執筆抄寫詔書。

一切準備就緒后,公元420年農歷六月,劉裕設壇于建康城的南郊,舉行禪讓大禮,繼皇帝位,由于在此之前,他被封為''宋王'',所以新王朝國號定為''宋'',這個新王朝和后來的齊、梁、陳都統治南方,故這幾個政權并稱為''南朝'',與北方的''北朝''相對應,從此開啟了中國歷史的''南北朝''時期。

這場禪讓大戲進行的還算勝利,美中不足的另一個男主角沒有出席,本來需要兩個人配合出演的一出戲,一下子變成了劉裕的獨角戲。原因是司馬德文使性子,他把讓位詔書抄完,連同玉璽一起上交,然后就回到瑯琊王府,潛心念佛,對劉裕送來的邀請函也是置之不理。

司馬德文,東晉最后一位皇帝,歷史上第一位被趕盡殺絕的禪讓君主

司馬德文沒想到,這為自己惹來了殺身之禍,劉裕即位,下詔封司馬德文為零陵王,搬到建康南郊的秣陵,由重兵看管。司馬德文對前途命運比較樂觀,可諸皇后沒有老公那么樂觀,凡是司馬德文吃的東西,全部由她自己買,自己做,劉裕一時難以下手。

 1/2    1 2 下一頁 尾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