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藝術圈令人羨慕的夫妻:戀愛30年,作品里是對方的影子

2020-10-03 09:36:01 作者: 北京藝術圈令

藝術圈的夫妻檔不少,

像曾健勇、張天幕這樣

有趣又接地氣的,不多。

他們十八九歲時結識,

現在已經30年了,恩愛如初,

甚至到了兒子都覺得“膩歪”的程度。

兩人都是學國畫出身,

1995年畢業后到深圳創業,

成為國內第一批做三維角色動畫的人。

十年后再回北京,做起了職業藝術家,

“那10年,在現實和理想間瘋狂糾結。”

曾健勇專注于水墨,

還嘗試了特殊的紙殼雕塑;

張天幕最近的創作,

是一批大型的布雕塑,

用的是婆婆家服裝廠剩下的舊布頭。

九月中旬,北京剛剛踏入初秋,

一條來到了他們位于順義的工作室探訪,

被灑了一臉的狗糧。

撰文 譚伊白

在廣東長大的曾健勇給人一種東北人的隨性和敞亮,而出生在吉林的張天幕卻有廣東人的小巧細膩。

這對藝術家夫妻出現的第一感覺,正如他們所說,“對方是自己漸漸想要成為的樣子。”

這是他們在北京搬的第五個工作室,在東六環外。兩人對家唯一的需求就是“舒服”,所以空間里沒有太多裝飾,最吸睛的就是中庭的三顆樹了。

左右兩部分,一邊是生活區,一邊是工作區,第一層是張天幕的工作室,二層是曾健勇的。“我們兩個沒所謂干不干擾,以前家里住一個20平米的房子的時候,一起工作也挺好。”

《山海草木增補圖》

我們到的時候,曾健勇的三幅大畫正在被打包帶走,準備去浙江美術館參展。

畫的是《山海經》里的奇珍異木,顏色溫潤,帶有一種強烈的透明感。

《諸野》

這來自于他特殊的畫法——他會反復用水把紙噴濕,然后大部分在紙的背面畫,背面畫80%,正面畫20%,中間就像隔了一層毛玻璃一樣,朦朦朧朧的。

現在曾健勇主要以水墨創作為主,他從平面到立體再到空間,最后將立體壓縮為平面,探索出一個閉環,不斷完善閉環里面的每個環節。

他在我們面前打開自己手機的閃光燈,伸進桌子上一個小女孩的雕塑中,光從頭部的一道裂縫中照了出來,女孩臉上的“傷痕”愈發明顯了。

從2014年起,是他創作的轉折點,他開始在這種立體紙殼上畫水墨。

一開始為了從平面走向立體,他嘗試過木雕、鑄銅,但都感覺不對勁,“老覺得那是雕塑專業的人干的事,不是我畫水墨干的。”

他很珍惜繪畫的手感,所以為了保留這份手感,最終他摸索到了最適合的材料——紙漿。它可以很輕盈、很直接,所見即所得,當有情緒想要表達的時候,就可以快速成型。

先用發泡膠做胎,表面敷一層紙漿,再將發泡膠去掉,最后水墨上色,只剩一紙空殼來表達他的創作初衷——人性中的脆弱、敏感、傷痕。上面留著的裂縫,是從他的平面畫中延續而來的,“沒什么特別的,就是為了告訴別人,這里面是空的。”

涉及雕塑創作的水墨藝術家并不常見。畢業后曾健勇做過插畫、繪本、多媒體、三維動畫,1998年,他已經是中國第一批掌握做有機生命體三維動畫的人。這段經歷,也讓他對從平面到立體的轉變并不陌生。

1993年兩人去西藏寫生

“蕓蕓眾生里順眼的那一個”

曾健勇話不多,而張天幕善于表達。

問起生活,天蝎座的曾健勇會打開防御機制,經常話說一半,后一半讓人猜。這時候張天幕會接上他的話頭,把他們的故事補充完整。

1991年,兩個人在廣州的同一個藝術考前班認識,巧的是,都是臨時的決定。一開始遇上的時候,“在蕓蕓眾生中找到了一個還算不錯的好朋友的那種感覺”。

1992年和2004年的兩人

 1/3    1 2 3 下一頁 尾頁